這一兩個月來活躍於22K株式會社的關鍵字是「小確幸」。從22K幫主的「每天一早醒來,發現自己還有心跳」這個說不上哪裡、卻十分熟悉的版本,到伯樂主管的「下班回家卸除一身疲憊後笑看政論節目的同時閱讀台灣報紙充分浸淫於台灣文化以及學習中文的充實感」,世界上有多少人生,似乎就有多少小確幸。用心觀察這些小而微不足道的幸福,或許就不難察覺共通的原料其實就是「知足」。話說回來,最近出現頻率頗高的新詞「小確幸」到底是何方神聖?看似十足中文樣驗明正身後居然是日文!?

 

1345438e4cmc8fdvfzea48 

 

雖說評價毀譽參半,但在台灣講到「村上春樹むらかみはるき)」這位日籍作家應可說是無人不知、無人不曉,「小確幸」一詞就是出自於他與安西水丸あんざいみずまる)合著、於1996年出版的插畫散文集「尋找漩渦貓的方法(うずまき猫のみつけかた)書中。以下引述原文來說明:

 

51Y5HH5VCHL

 

生活の中に個人的な小確幸」(小さいけれども確かな幸福を見出すためには多かれ少なかれ自己規制みたいなものが必要とされる(P.126)

 

(想要在日常生活當中找到自己的小確幸(小而確實的幸福感)多少需要一些必須遵守的個人規範存在。)

 

41cajHg3PAL._SL500_AA300_

 

引文中的「小確幸」在日文讀作「しょうかっこう」,作者也很貼心的在括號內提供「小さいけれども確かな幸福(小而確實的幸福感)」這個清晰易懂的解釋;造字的原則也十分單純,把整句的漢字個別拉出來()逼它們通婚就成了!

 

gg111214

 

值得注意的是按照文章的定義,體驗「小確幸」的方式是需要依循某些「自己規制(じこきせい)個人規範」才有可能,文章裏頭雖沒明講,但從上下文的脈絡可以推得所謂的「自己規制」指的應是「背離完全快樂主義的的生存邏輯」。

 

10d1abe97a2201002022359108346

 

那麼村上大叔的「小確幸」又是什麼呢?

 

たとえば我慢して激しく運動した後に飲むきりきり冷えたビールみたいなもので()(P.126)

 

(就像是耐著性子激烈運動後來杯冰涼啤酒的感覺。)

 

 

就他老人家的喜好來猜,這個運動指的應該是「慢跑(ジョギング)」,應該沒有人腦袋結構奇怪到想入非非吧(*´Д)

 

feature-0805_no1-p09

 

本段文章的結尾,村上大叔對「小確幸」下了這樣的註筆。

 

そしてそういった小確幸のない人生なんてかすかすの砂漠のようなものにすぎないと僕は思うのだけれど(P.126)

 

(要是少了這種小確幸人生只不過是乾巴巴的沙漠而已。)

 

有車、有房、有錢、有閒,是不是意味著你的人生就是塊綠洲呢?

 

20100923083246dc8

創作者介紹

22K的練等筆記

k22k556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留言列表 (7)

發表留言
  • Hannibal Hsu
  • 我只知道只要有車、有房、有錢、有閒
    就算在沙烏地阿拉伯 你也可以過得像大爺!!
  • 對啊~在那邊加油應該很便宜XD

    k22k5566 於 2014/03/13 22:15 回覆

  • Kevin Huang
  • 謝謝!寫得非常用心非常好!很仔細地解釋了最近的疑惑,也幫我在美國的同學釋疑。感激!值得大推!
  • 感謝你的回饋,我會繼續努力的^^

    k22k5566 於 2014/03/24 23:36 回覆

  • 馥甄
  • 少了長音
  • 文中提到「小確幸」讀成「しょうかっこ」,
    google看看就知道出來的會是「小括弧」,
    小確幸的讀音是「しょうかっこう」喔!
  • 喔喔感恩!!馬上來修正:)

    k22k5566 於 2014/07/23 13:09 回覆

  • DONGMOTHERFUCKER
  • 時下年輕人只顧著追求小確幸,努力不足,過於安逸,心中既缺乏抱負也沒有夢想。最近看了一部史詩般的大陸電視劇《大秦帝國》,變法前的秦國積弱不振,秦孝公亟欲富國強兵,在商鞅鋼鐵般意志的帶領下,以嚴刑峻法展開了一系列影響深遠的根本改革。商鞅受到的阻力出奇地大,不過他卻能以「秦國夢」讓大家捐棄成見,緊緊凝聚了秦人的心,最後秦國才能逐步壯大。
    許多台灣人就是島民心態缺乏自信.一天到晚怕被併吞被統.我們應該胸懷大志縱橫中國運用我們的影響力慢慢去統一他們.夏威夷在20世紀初曾經鬧過獨立.還好當時沒獨立成功.否則現在OBAMA只能當夏威夷國王.
    烏克蘭出身的赫魯雪夫和喬治亞出身的史達林
    最後都統治了全俄國當上俄羅斯的領袖.
    如果這兩個地方之前都獨立成功了.那他們兩位也只能當小國的總統
    這就是我覺得台獨短視近利的地方
    有人向經營之神王永慶提到,大陸認為台灣是他們的,為什麼還一直到大陸投資;王永慶反問,如果台灣是大陸的,那大陸也是台灣的啊?比較起來台灣並不吃虧。
    建中退休教師趙台生在會中表示,拿破崙生長在柯西嘉島,小時候曾想尋求柯西嘉獨立,但後來放棄此念頭到法國讀軍校,最終反而統領整個法國。
    台灣領土雖小,但政治人物怎麼沒想到可以培養台灣孩子將來去統治全中國大陸?
    台灣,在總統直選後,政治掛帥,深陷意識形態之爭,當時台商經常掛在嘴邊的評語是:「大陸在經改,台灣在文革;大陸在進步,台灣在退步!」
    本該「少數服從多數、多數尊重少數」的民主精神,卻被扭曲為「多數是暴力、少數是正義」。
    文林苑事件自6月爆發迄今,期間藝文人士與學生介入聲援拒遷戶王家,並未解決懸宕五個月多月的文林「怨」,反而製造更大的緊箍咒,因噎廢食,卡死都市更新的契機。
     電腦大廠華碩在2006年6月宣佈捐款5.4億元給台大文學院,做為興建新人文大樓之用,旨在改善人文研究與教學環境,當時被視為是產學合作的新五四美談。豈料隨後引來各方「摧毀集體記憶」、「破壞大門意象」的罵名,反對者甚至組成「台大校門口行動聯盟」,執意抗爭到底。校方花了漫長6年的時間溝通協調,仍盼不到環評過關。但在同一時間,校園附近的羅斯福路3段,平地起高樓,從椰林大道底望向大門,19層高的民間豪華大樓鋼骨早已切割了校門口的天際線,文學院師生卻只能繼續窩居在維修不易的日據古蹟裡,只因為少數環評委員與反對者堅稱新大樓設計不符懷舊與「顧門口」精神。
    如果一所大學的教學大樓興建案,都能被如此抽象至極的理由所封殺,那麼政府又何能侈言築巢引鳳,吸引投資回流?
     當年毛澤東搞文革,中國大陸因此賠上一個世代的命運。現在台灣的寧靜文革,則是一種慢性自殘,讓大家盯著既有的池子防弊守成,而忘記興利造餅的重要性。如果朝野不突破意識型態對峙,而以全民福祉為念,恐怕開再多的國是會議或國政會議,也都徒勞無功。